索菲‧海灵格回答有关疗愈之源Cosmic Power ®的问题

问:什么是疗愈之源?

索菲·海灵格:疗愈之源是一股推动所有事物运行的力量。 它是力量,如果我们可以这样称呼它的话...因为“力量”这个词会限制并导致某种特定的概念。 而它是移动一切的源头。 它是能量,而能量就是生命。所以,无论我看着的是一块岩石还是一个人,其实都没关系。每样事物形成什么样子不过是时间问题。

问:任何人都可以学习吗?

索菲·海灵格:是的! 一个投入足够时间练习和耐心的人可以进步神速。 如何达成呢? 通过不断的实践。

问:疗愈之源Cosmic Power ®与家族系统排列有什么关系,譬如说在最新的发展阶段中,没有语言的排列?

索菲·海灵格:“疗愈之源Cosmic Power ®”是海灵格系统排列的基础。 在这里,我需要的不是倾听一个人的议题,而是用心去聆听的艺术。 我通过眼睛打开了我的心。 当有人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知道她的感觉,我知道她的想法。 大多数时候,与她表达的问题有很大差异。 问题的根源通常都藏在一个不同的地方,而不在我们所认为的地方。 然而在每个问题上也有解决方案。 因此,没有必要谈论很多。 有时候重要的是把一直繁忙的头脑放在一边。疗愈之源Cosmic Power ® 的伟大艺术是:我什么时候结束对话呢,我对自己说:“停止,我不想知道关于对方的一切”?

问:为什么不呢

索菲·海灵格:索菲·海灵格:这是一个内在的需要,因为我经常经历着那些痛苦的事情,看到别人在做什么,还有她如何故意地走进到自己的不幸之中,而我不被允许给出一个建议。 伯特教导我很多,保持沉默,让别人走进她的不幸之中。 有时候我自己想:“有这么多的潜在的解决方法在后面,我不能介入吗?”就这样我经常陷入内部冲突。

问:是什么冲突?

索菲·海灵格:索菲·海灵格:我是否应该给予一些提示,以使那个正走向不幸的人能够意识它,并避免它。 还是相反。

问:为什么?

索菲·海灵格:因为这方法究竟是否可行己经很明显了! 很多时候,这个人必须要有这样的体会,任何其他的东西只会拖延和进一步延长所要面对的困境。

问:什么是“场域”? 里面是什么? 它是如何创建的? 它还在增长吗? 它是什么样的“感觉”?

索菲·海灵格:跟随着海灵格系统排列,我们进入到量子领域。 也可以称之为阿卡西记录。 该场域包括所有东西和属于它的一切。 这里有很多不同的场域。 每一个想法,每一个动作和每一种感觉都存储在这个场域之中。 这是纯粹能够提供讯息的能量。

问:这个信息场域是一层还是多层的? 更深的层次会有更好的答案吗?

索菲·海灵格:索菲·海宁格:系统排列打开了门,从而进入到这些没有时间性的空间。 我们知道任何人都可以称自己为“排列师”,每个人都能把门打开。 如果排列师有意图,案主也有意图,那就好像他们进入了房间,找到第一扇门就通往解决方案, 但同一个房间里还有无数的门。 如果排列师能保持没有意图,那么另一扇门就会打开。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有另外10个或20个不同的门,哪个门会被打开? 所有可能性总是与排列师共振,当我到达下一个房间,下一个层次,还有另外30个门,甚至更多。

问:谁决定是否应该在排列中干预? 场域? 案主? 排列师?

索菲·海灵格:如果排列师保持不带意图,一个接一个的房间会打开。我说得越多,我就越可能停留在第一,第二个房间。只有当一个排列师不会因为害怕失去客户而觉得有义务为案主提供解决方案,只有这样他和案主才能取得进展。但是我们假设他进入了一个更寛广的空间,那里包括了所有临在的参与者。通过这些场域和时间所打开的信息与所有临在的人发生共鸣。海灵格系统排列让个人的排列引领到团体的排列。 每个人都体验到自由。 海灵格系统排列会一同带领着所有仔细的观察者,就好像是群体排列一样,每个人都在此接收到他们需要的东西,且现在就能实践,以便走下一步的路。

问:这里没有个人的排列吗?

索菲·海灵格:索菲·海灵格:当然有,它们同样存在于个人的排列中。 如果我们理性地观察事件,虽然是为案主所做的排列,所有其他人都同时能在排列中为自己的问题找到共鸣。 甚至他们可能在那个时间点上还没有意识到。 举例说,这个问题可能是来自许多前世或来世的生活。 这意味着,前世的这个问题与无数人相关,当时造成的冲突直到今天还没有得到解决。 这种冲突可以在今世中显现为:当一个人感觉无法与别人产生关系,或是无论她赚了多少钱,她都会一直失去一切,不管她多么努力,她永远都不会拥有。 另一个例子是,一个有健康的生活方式的人却总是生病。

问:我想了解更多关于这回事!

索菲·海灵格:我们在海灵格系统排列中使用疗愈之源Cosmic Power ®,我们进入了一个案主不需要口头表达自己问题的维度。 在新的家族系统排列的场域中,许多迄今尚未解决的问题同时展现和开放。 也可能发生的是代表们会从刚开始所代表的人转换为其他角色。 我们不会知道在那个时刻我们处理的是谁。

问:我作为案主如何识别真正的问题?

索菲·海灵格:只有一个人不用头脑去思考,而是用全部的感官臣服于事件之中。 问题描述越多,导致的判断越多。 这将“僵化”疗愈和解决方案,譬如说悲伤尚未解决。 如果我们以原因去分析问题,一个人就变得脆弱。 这只会增加悲伤或自我责备,因为我们会说可以做的一切都已经做了,都尝试过了,即使如此,还是没有任何帮助。

问:如何能达到这种头脑静止的状态?

索菲·海灵格:为了让头脑休息一下,可能的话在排列开始前询问案主的议题是关于什么的。案主的头脑会很活跃,觉得被认真对待。我自己听到之后,我马上就把它忘记,完全让自己沉浸在对正发生事情的觉知上。

在日常生活中,我可以通过停止捍卫我自己的信念来快速地冷静自己。这总是意味着斗争,冲突和争端是预设的程序。对于每一个信念,我就像是为了我的生命在斗争, 但这一切都是肤浅的。这不是没有任何信念。这是关于去接受他人的信念也是有用的。

这就是我如何回到起点:我不会干预。我看到对方的信念。同时,我感到难过,因为我看到潜在的解决方法由于这些信念变得不可能。这只是一个微小的分离 - 但是,它是如此之大。那个人无法跨过这个边界。

问:我的理解是否正确:我们从疗愈之源Cosmic Power ®的场域收到信息?

索菲·海灵格:是的!

问:任何人都可以“进入”这个场域吗? 或者其他方式:这个场域与每个人说话吗?

索菲·海灵格:是的。 人们可以学会如何连接疗愈之源Cosmic Power ®。 因为这架飞机总是在那里。它只需要意识和必要的正念。 在那里,空间和时间都不存在。 没有“好”,没有“邪恶”,没有“正确”,也没有“错误”。 我们都听说过这几千次了。 但个人经历是完全不同的。

这程序可以像一个开始学习乐器的音乐家般。当我在内心向对方说:你是美好的,我喜欢最真实的你。 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你就是你。这也是很有帮助的。

然后就没有人再需要去达成任何事情了。 我们被这股力量带着走,它引导我们通过迷宫。 每个关于“必须做”的概念都远离了重要的东西,远离了爱,远离了我们万物归一的场域。

问:你是怎么想出名字“Cosmic Power”(疗愈之源)的?

索菲·海灵格:索菲·海灵格:透过某种特殊的方式传达给我或者像是送我的一份礼物。